北京理財網平臺

配资炒股利息找中承配资:投個票老師當“網紅”,你覺得靠譜嗎?

舟山教育發布2020-02-24 13:48:24

股票配资给股 www.286561.live


“互聯網+教育”時代來了,教育直播也火起來了。


前段時間,一則朋友圈曬出的在線直播課程清單火了,2000多名學生同時購買了一節9塊錢的物理課,去掉平臺費用后,授課老師一節課的收入近兩萬。當網絡教師收入超越網絡美女主播,當老師變成“網紅老師”,公眾嘩然。


顯然,在線教師已經成為了一種新興職業。


這些網絡在線教師的天地不再拘泥于三尺講臺,也讓不少老師感懷:原來,教育事業可以這樣無拘無束,而且還能收益頗豐,不免讓人羨慕。


網絡課程似乎已是大勢所趨,那作為老師,你是不是也想嘗試一下在線教育直播、體驗一把備受關注的網紅生活呢?老師當網紅這事究竟有多難?


這些在線老師一邊教書,一邊當網紅!你心動了嗎??


投個票看看大家的想法~

當然你也可以閱讀完全文再投票~



顧少強:辭職之后成為一名在線心理學老師



▲顧少強


因為一封頗具情懷的辭職信“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而火遍大江南北的顧少強,用僅十個字的辭職申請表達出,她不想過著一眼就能望穿井底的生活的愿望。在辭去學校的教師職務后,顧少強在云南大理的一家咖啡店做義工結識了常來喝咖啡而又寡言的于夫,兩人相愛并在小鎮安家。


辭職后,顧老師生活的環境、地點甚至配載身邊的人都有了變化,但唯獨沒有變的是她依舊在做一位老師,一位通過互聯網教學的心理教師。雖然沒有豐厚的收益,但卻自在坦然。


“隨遇而安”,不再拘泥于教室的在線教師你羨慕嗎?


王羽:時薪1.8萬在線教師,月入20萬的超網絡女主播




▲王羽

“時薪1.8萬在線教師,月入20萬超的網絡女主播”——前不久不少人被這個新聞標題所震驚,但各位老師,這可不是標題黨,而是真實的事件。


王羽是一位線上教師,共有2617名學生購買了他的一節單價為9元的高中物理在線直播課。在扣除20%的平臺分成后,王老師的時薪仍然高達18842元。這樣的收入甚至遠超過一個網紅主播。也因此,王老師也被網絡時代奉上了網紅教師的帽子。


收入蹭蹭漲的在線教師你羨慕嗎?


李欣頻:把課堂搬到南極,帶著學生邊旅行邊學習邊感悟?


李欣頻是多所大學的客座講師、線上教師,還是旅行家、作家……她的廣告文案,總能帶給學生們創意的火花;而作為一名作者,她也總給她的讀者們帶來心靈的凈化。



▲李欣頻簽售會


游走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再把自己的所見所感傳遞給學生們,真是美哉。但不要就因此以為李老師就只會“風花雪月”哦,她還是以為實力派的“網紅”呢——北京大學、臺灣科技大學、臺北大學等各大高校都聘任她擔任了兼職講師。


起先,李欣頻奔波在全國各地做巡回演講,但全國來回飛,大大的耗費財力物力,旅途的勞頓更是讓人疲憊不堪。此時,“互聯網+”教育的優勢就被突顯了出來,無論你身在何處,都能來一場別開生面的公開課。她的學生無論身在何方,都能通過她的線上課程聆聽她的創意、她對世界的感悟。


▲李欣頻把課堂搬到了南極


她的課堂不僅在大學的校園里,不僅在互聯網上,她還把課堂搬到了世界各地,帶著學生們邊旅行邊學習邊感悟。如果想要聽一場李老師的線上公開課,課程的單次費用要在4位數,要想在旅行中來一場和李老師面對面的課程,這課程的費用要在5位數了。


身未動心先遠,教學形式多樣的在線教師你羨慕嗎?


做教育直播,當網紅老師,其實并沒有那么容易!

雖然教育直播很火爆,但據教育部的權威數據,我國專任教師數量已經突破1400萬,而教師紅人卻寥寥??蠢?,這教師的網紅夢還并不那么容易實現,會遇到下面這些阻力!


阻力一:自身動力缺乏


老師的事業編制、穩定的薪資、良好的就業能力都太有誘惑力了。絕大部分老師生活夠安逸、錢夠花,因此“成為紅人”這事兒就沒那么必要嘍。


阻力二:路徑較為狹窄


在大家一貫的認知中,知識授予是相對嚴肅的一件事,這就決定了老師走紅的路徑很窄,一般來說是特定的、嚴肅的場合,比如說百家講壇、知識性質的競賽、公開講座等。


老師雖自帶粉絲,卻無法與現在的網紅一樣,融入優土、映客、美拍這類娛樂為主的大平臺。在大多數直播平臺仍然是以娛樂為主要功能的情況下,教育類的直播內容似乎不占優勢。


阻力三:課程設計有難度


雖然教育直播也像線下的培訓一樣,教師在授課前會針對普遍學生進行備課,也會針對直播學生的接受程度進行計劃的調整。但是在線學員來自不同的地區而且使用的教材不一樣,學員的基礎也不一樣,一對多的直播導致授課老師無法實現對學生的充分了解,這無疑加大了課程設計的難度。


而從當前情況看,教育直播切入的只是社會教育的課外輔導、業余培訓環節,無法全面掌握學員的具體數據,這也使得教師在直播中針對學生、學員特點構建的個性化方案顯得很淺層次,無法發揮更大作用。


阻力四:不是所有老師都能成網紅


網紅自帶娛樂標簽,售賣的是自己的娛樂服務。


別以為在教育領域情況就會有所變化。在網絡平臺上,最受歡迎的那些老師往往也是那些個性鮮明、授課風格靈活的老師。而這些,并不是每個老師都有的特質。所以對于不少老師來說,想要當“網紅”,似乎還少了點什么。


網紅老師不好當,但也不是每個老師都有志于此。對于網紅教師,不同老師有不同的看法,有人叫好,有人質疑。他們都是怎么說的呢?小編帶您一起來看看!


支持方:老師直播當“網紅”,好處其實挺多

直播遇上教育,學生上得有趣,老師能夠創收


為了應付即將到來的英語四級考試,從今年5月中旬開始,90后大學生閆峰報名參加了一個英語網絡直播課程。只要有WiFi,就能看網絡直播課程,這種方便性促使閆峰堅持下來,他在宿舍看直播、在圖書館看直播,甚至曾在公交車上用手機流量看直播。與傳統在線教育不同,網絡直播授課的老師與其他出色的主播一樣——有個性有特長懂幽默。英語課程結束后,閆峰又報了考研班的網絡直播課程,同時也關注讀書、職場等基于興趣和技能開展的直播。和閆峰有著相同看法的學生不在少數,對于他們而言,當直播遇上教育,聽課開始成為一件有趣的事。


學生感到有意思,老師同時也能夠創收。如果講得好,一個小時上萬元都不成問題,這份收入遠遠高于學校的薪資水平。


在線直播使得優質的教育資源得以共享


“線上輔助”亮點在于購買課程僅僅只需要一塊錢,貴的也不過五塊錢。如此低的價格,能夠讓更多的學生分享到優質教育資源。如此一來,課外輔助不再是奢侈品,相對于那些一節課高達好幾百元的天價補課,這種“線上輔助”更加平民化。

?

在教育資源不均衡頗受詬病的背景下,在線輔導教師所做的工作,恰恰有利于讓更多的學生、特別是師資力量相對薄弱學校的學生,分享到更加優質的教育資源。


教育規律在直播中有了新的內涵和體現


直播和網紅老師出現后,上課時間更靈活?;チ慕槿?,也擺脫了天氣不好、交通擁堵的困擾,足不出戶在家上課,學生和家長的負擔都大大減輕了。


此外,直播課程中也出現針對學生的不同情況而定的定制課程。使得學習個性化這一教育規律在直播中開始有了新的內涵和體現。


質疑:“網紅”老師,會不會本身就是件意義不大的事情?


盡管老師通過教育直播而獲得高薪的新聞被炒得火熱,盡管“網紅教師”也在不斷吸引大眾眼球,但同時問題也在暴露。各位老師,若您真的克服了重重阻力,想投身教育直播的新藍海,不知對于下面這些質疑,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質疑1:網紅老師拍寫真出專輯,加的這些“技能”對學生有用嗎?


前段時間,滬江網校推出的“HJC48”女班主任天團被刷屏,該團體由48位女班主任組成,成員平均年齡24歲,全部是90后,1/3有海歸背景,平均月薪均過萬。這個充滿濃濃山寨味的團體刷新了人們對于網紅老師的認知。有網友指出,其是在“借鑒”日本女子天團AKB48。



該團體宣布出道后,不僅拍了海報寫真,還出了專輯,發布了一款舞蹈MV《更好的自己》。據滬江網校官方解釋,成立組合的初衷是鼓勵學員更好地學習。而網友的談論焦點卻是女班主任的“膚白貌美大長腿”。

?

無獨有偶,瘋狂老師CEO張浩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將首創演播室直播模式,專注打造“網紅教師”,讓老師像主持人一樣主導整個“欄目”。據入駐該平臺的老師江昊(化名)透露,瘋狂老師選拔網紅老師的其中一個標準就是顏值,目前正在培養的名師如果去演播室上直播課都要先化妝,整理個人形象?!巴燉鮮古溆兄磽哦?,要達到的效果就是讓學生像追星一樣追老師的課?!?/span>不少人都說:過分突出顏值,老師成了花瓶,也給人跑偏之嫌。


有人加顏值,有人靠段子。


今年5月底,一段84分鐘的考研輔導講座視頻在網上流傳,視頻中操著一口東北大碴子味的老師對考研院校選擇、考研流程進行了“個性”講解。網友戲稱這位老師畢業于“德云社”,甚至還有海外的網友留言“我還想回去考研”。


但也有網友認為他的講話中臟字太多,還有網友剪輯出了一段7分鐘調侃34所985高校的視頻,引來一些高校要求其公開道歉。面對質疑這位老師坦言,不娛樂不行,不奇葩不行,講得沒有營養也不行。只要學生喜歡,會在吐槽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老師過度依賴“段子”來吸引學生,真的能夠證明老師自身的水平高嗎?


在線教育競爭激烈的大環境下,利用老師各種“技能”漲人氣并不奇怪,而怕的卻是失去教育的本質。如果這些老師都是集顏值與才華于一身的大神,人們的質疑聲或許不會這么多,可一群平均年齡24歲的姑娘教課,不免讓人心里打鼓。


質疑2:多數教師直播是虛火,“網紅教師”能走遠嗎?



互聯網教育研究院院長呂森林就曾直言,教育直播的火熱符合教育行業發展趨勢?!暗嵌嗍淌χ輩ナ切榛??!?/span>


呂森林介紹,在韓國已經有年收入過億人民幣的超級網紅教師,中國未來可能也會出現類似現象。但是快速盈利絕對不會成為普遍現象,只有極少數教師才會形成網紅。網紅需要高質量的團隊做支撐,需要大量成本推廣。因此有實力有資金的機構才能堅持下來。對于直播教師個人而言,也需要長期堅持不懈的努力。


而且也有已經加入直播行列的老師強調,并不是每個在線老師一節課都能掙個幾千上萬元,也有老師一節課只有十幾個學生甚至幾個學生購買,1個小時收入還不到十元。


這條路,其實沒有那么好走。


質疑3:優質教育資源缺乏,教學效果真的能保證嗎?



直播給在線教育帶來了模式革新毋庸置疑,甚至可以說是教育資源優化配置的一個新渠道??墑僑綣狽τ胖實慕逃試慈胱?,教學效果真的能保證嗎?

  

因為從現實的情況來看,目前在線教育的從業者鮮有在職教師。這其中的原因很簡單,既與學校的規定限制有關,也和教師本職工作的飽和相關。相比于“錄播”,“直播”無疑有著更大程度的限制,而缺少現場教學經驗的全職在線教育老師們能夠勝任嗎?至少很大一部分從業者面臨考驗。

    

而不管取巧,還是投機,教育直播真正需要重視和解決的核心問題都應該是:優質的教學資源配置能否得到保證。


來源:中國教育報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