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场外配资的方法:北上廣如果沒有了外地人會變得怎樣?

財樂邦2020-05-03 08:20:05

股票配资给股 www.286561.live 在例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城市,外來務工人員一般被本地居民成為“外地人”,春節期間,大部分“外地人”回家過年,大城市隨即變為“空城”,人少了,車也少了,公交不擠了,整個城市突然變安靜了... ...這是本地居民的一大感受。最近,有媒體以上海為例做了一個假設式的調查問答:假如上海一千萬“外地人”突然消失,它將會變成什么樣子?這引起眾多網友熱烈討論。但看某些網友給出的答案,還是有些駭人聽聞。

2013年,上海總人口為2415萬人,其中擁有上海市戶籍的人口1432萬人,外來人口983萬人。大量人口消失,最直接的影響出現在勞動力市場。按照上海的人口年齡結構以及人口普查給出的從業人員比例,2415萬人中正在工作的人口有1341萬人,約占總人口的55.5%。其中,本地戶籍的從業人員有635萬人,外來戶籍的從業人員有706萬人。也就是說,本地戶籍人口有44%在工作;而外地戶籍人口有72%在工作。

分行業的情況如下:

上兩張圖的單位都是萬人。從總勞動人口看,外地戶籍人員所占比例已經超過半壁江山。分行業看,一些行業已經完全離不開外來勞動力,典型的行業有居民服務和其他服務業(77%)、建筑業(74%)、住宿和餐飲業(74%)、批發和零售業(62%)、制造業(61%)。

在以上外來人口占比較多的行業中,和人們生活最直接相關的是住宿和餐飲業、批發和零售業以及居民服務和其他服務業。前兩者從字面上就可以理解。 居民服務和其他服務業主要包括家政服務、理發、清潔工、修理維護四類。這三大類行業中,七成五到八成勞動力是外地戶籍人員。


外地人口消失一個星期


如果他們消失一個星期,首先令人感覺到的是:

1、許多餐館因缺少服務員而關閉,不能下館子了;

2、商店、便利店和超市缺少營業員,超市的收銀出口也減少許多,線下購買東西變得很不方便。絕大部分快遞員也不見了,網上買東西只好使用仍然有本地戶籍工作的EMS,隔天到變成半月到;

3、鐘點工消失、沒有地方理發、街道樓宇沒有人清掃、垃圾筒滿溢也沒有人清理、修車、配鑰匙的地方消失;


外地人口消失一個月


在外來人口消失一個月后,許多餐館關門大吉,而剩下的餐館在不那么激烈的競爭下,提高了服務員的工資和產品價格,本地戶籍人口補上了勞動力短缺,問題不會太嚴重。但需要注意的是,走掉的“外地人”有72%是生產者,而本地人只有44%是生產者,故外來人口消失必定會造成總需求大于總供給。尤其是對于餐飲、家政服務來說,外來人口消失,會導致五分之四的供給走掉,但是餐飲和家政的需求不會減少五分之四。于是,鐘點工、服務員快遞和理發師重新出現,只不過價格出現了顯著提升,一部分人只好放棄了鐘點工服務,下館子時加付服務費并額外給服務員小費、忍受半個月才到的網購、減少理發頻率或者自己理發、自己學會擦車和修車——這就好像過上北美留學生的生活。


外地人口消失半年


制造業工人消失五分之三,對大眾汽車、振華港機等產品具有差異化的企業,或會提高工資招工。但另外一些產品競爭激烈的企業,提高工資則意味著失去競爭力,例如外來員工超過20萬的廣達上海制造城,或會收縮流水線支撐個半年。此時,大量制造業企業會選擇關閉上海的廠,轉移到其他勞動力充裕的地方。不僅勞動力價格上升會帶走企業,企業本身的流出也會帶走許多企業,例如一些企業雖然苦于上海市的高工資水平,卻因與上下游企業進行低成本運輸的集聚優勢才留在上海,但如果相應的上下游企業流出上海,這個優勢消失了,剩下的企業就會加速流出。企業減少,當地稅收減少,財政收入減少,而公共服務隨之減少。


外地人口消失一年


2013年,上海市共出讓1230億元土地。有了未來數千億元土地出讓和土地回報的抵押下,加上杠桿,2014年,上海市各級政府負債5194億元,其中3704億銀行貸款、826億建設-移交項目以及360億政府債務。土地價格上升,政府可以賣地賺錢;有了土地做價格穩定的抵押物,融資平臺公司可以貸款,可以借新債還舊債;商業發達,租金充沛,政府就可以穩穩地接手BT項目而不用擔心無法付錢。

但是在人口消失的前提下,一系列連鎖效應逐漸產生:

1,建筑工人減少四分之三,原本一年可造好的商住樓,需要五年竣工;原本三年不到即可修好的地鐵,需要十年才能竣工,商業用地產生回報的期限拉長。便利店、餐館減少70%,商業設施無法獲得租金回報。商業用地的吸引力下降。

2,消失的1000萬外來人口,每戶2.49人,約有400萬戶家庭。這些家庭中,擁有自己房產的僅有12%,除去居住單位住房的人口,還有70%左右需要租住私房,根據2012年上海市流動人口動態監測,每個租住私房的家庭平均每月繳納房租月658元。也就是說,每年支付221億元的房租。這部分房租消失,導致一些貸款購房的家庭無力償還貸款,開始拋售房產,居住用地的吸引力也下降。

3,制造業企業流出60%,許多工業用地荒廢,轉賣卻無人接手,只好繼續壓低價格。工業用地價格下降。

這三個現象加在一起,土地便失去了價值。一旦土地失去價值,上面所說的一切都成了泡影,政府會賣不出地,也無法用土地抵押貸款。2014年,上海市政府的欠款5194億需要在一年內歸還四分之一左右,也就是1300億。而上海市的總稅收原本是2700億元,勞動力減半、企業大量關停后,稅收減少至少一半——也就是說,上海市一年的稅收,不考慮任何公務員工資、公共安全、社會保障、醫療、教育,全部用來還債,也才剛剛好收支相抵。而如果不還債,又無法展期,上海市政府可能就此破產。


外地人口消失三年后


把博物館、動物園、地鐵運營權以及各種上海市國資委下屬企業全部賣掉,再使用各種各樣的辦法,上海市政府最終償還了五千多億債務。松江、奉賢、青浦和嘉定四區人口減少6至7成,原本在這四區的工業企業也關停過半,通勤需求大幅度減少,由于仍然需要節省開支,政府無法維持大范圍的公共交通,于是只有中環以內才有穩定的公交地鐵和不那么殘破的道路。

由于郊區人口密度下降,商業活動無利可圖,會向人口密度仍然比較高的市區轉移。因此,一部分原本在郊區居住的人會向市中心區域遷移,另一部分無力搬遷者,則繼續居住在沒有商業活動、沒有公共交通也沒什么人煙的中環外。

三年后,上海重新變成了一個穩定的城市,雖然城市競爭力下降,雖然產業出現了大失血,商業和服務業也不再像先前那樣發達,雖然國際大都市的地位不再。


外地人口消失三十年后


屆時,上海市戶籍人口的老齡化比例高達27%。2010年以前,上海市城鎮養老保險并不覆蓋外來人口,養老金收入每年上升14%,在2010年達到了707億元。2011年,由于納入了外來人口加入養老保險的繳納行列,上海市的養老金收入驟升28.5%,至909億元。隨著養老保險在外來人口中的覆蓋面擴大,2013年,養老金總收入已經上升至1437億元,平均每年上升27%。外來人口的補充極大地緩和了老齡化的壓力。

突然間,外來人口全部消失了,這將使得上海的養老金立刻出現超過400億元的缺口,由于稅收減少,政府無力進行財政補貼,上海市的老年人口退休金需要下降三分之一才能保持社保金的收支平衡。在極重的養老負擔下,年輕人更加無力生育,上海的極低生育率0.7可能會保持下去。按照這個生育率,在35年后的2050年,如果退休年齡不變,上海將會只剩下770萬人,其中400萬退休人口,145萬工作人口。

點評:不看上述數據,真不知道“外地人”對于一座大城市來說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既然“外地人”能夠左右一座大城市的未來,為何不能以本地人的角色發展各自的中小城市?說到底,這是教育、就業、醫療等資源配置極不平衡所致,這使得上述問題走入了一條死胡同,看似簡單,實則難解。不知各位對此有何看法?

(注:本文內容整理自知乎,作者chenqin,數據帝)



-----------------------------------

獨享,不如眾享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