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场外配资是否构成非法经营:國通星驛收央行罰單53萬元!明知是坑,為何還有人敢投錢寶網

POS圈頭條2020-04-04 12:31:50

股票配资给股 www.286561.live

  中國人民銀行鄭州中心支行2017年10月23日作出處罰決定,福建國通星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因“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與身份不明的客戶建立業務關系”,被給予“對單位???8萬元,對1名直接負責的高級管理人員???萬元”的行政處罰。


明知是坑,為何還有人敢投錢寶網

圣誕節剛過,集資圈又出大消息,據平安南京微博消息,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投案自首,這家曾被媒體廣泛質疑的“靠做任務賺錢”的網站,雷了。

當前,事件尚未有官方定性,但在錢寶網通過簽到、做任務等方式參與者交納的押金年化收益率高達70%左右,高得離譜。前有e租寶和一眾P2P平臺跑路在前,媒體已經進行了不計其數地轟炸式宣傳,“超高收益很危險”,為何還會有人投錢寶網呢?錢寶網自我定位為微商平臺,暴雷后對互聯網金融行業是否會帶來新的影響呢?

很多問題值得深思。

錢寶網并非P2P,那是什么?

鑒于很多聚焦P2P的大號第一時間密集曝光錢寶網事件,難免給人一種錯覺,又一家P2P平臺暴雷了,事實上,錢寶網并非P2P。

據公開信息,錢寶網成立于2012年,初時以簽到收益和押金做任務賺收益的模式為主,后衍生出了很多項目,包括分銷、微商、紅酒、游戲及各種線下實體企業,據悉,錢寶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在70多家企業擔任法人、近60家企業擔任股東。

機構繁多,但對參與者而言,主要還是通過簽到和做任務賺錢。以看廣告賺傭金模式為例,官方的宣傳為:

錢寶網以收取商家廣告傭金“看廣告、賺外快”的形式,吸引用戶注冊,點擊廣告,從而起到宣傳商家及其推廣產品的效果。最終實現廣告商家、錢寶網、注冊會員的“三贏”局面”。

付押金、做任務、賺收益,單從模式上看并無問題,真正的問題在于賺錢多少并非多勞多得,而是與投入的總資產成正比,總資產越高,做同樣的任務,賺的錢也就越高。這就很扯了,你接一個看廣告的任務,廣告主看的是點擊量,投入總資產100萬的人給廣告主賺取的收益是總資產1萬的人的100倍么,沒有這個道理。

所以,一旦傭金收入與總資產成正比,就帶有“賺取資本收益”的意味了,所謂的“做任務、賺傭金”更像個幌子。

問題是,資本是怎么實現自我升值的呢?資金最終流向了哪里,與錢寶網龐雜的關聯企業鏈條與生態體系是否有關系?不得而知。

從錢寶網某位參與用戶曬出的收益單看,投入100萬“押金”,每月簽到和做任務能賺取5.7萬元,年收益率約為70%。單看這個收益率,甚至不必再討論資本的自我升值路徑問題了。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合法的模式可以長時間、大規模地賺取這么高的收益率。若沒有合理的模式支撐,便是龐氏騙局了。

至于錢寶網打著微商甚至實業的幌子,只不過是個套路罷了,就和當年e租寶打著“互聯網金融+融資租賃”的幌子集資一樣,總要先告訴用戶自己是什么,才能說服用戶參與進來。至于是不是,不重要。

明知是坑,也不舍得出來

e租寶出事后,大家的防騙意識有了質的提升。對很多人而言,錢袋網的問題,不是識不破、看不透,而是不舍得高收益,賭后面還有接盤俠。

還有一些人,明明已經跳了出去,還是忍不住再次跳進來,想再賺一波錢。

當然,也有一些人在自我催眠,比如有一種說法是:“錢寶網相當于一個融資平臺,在向用戶以保證金形式融資后,將手頭資金拋向了利潤超乎正常投資領域的行業內,并從中獲得了高于其財務成本數倍的利息,借此返利于客戶?!?/span>

這種說法已經變相承認錢寶網做的不是微商的生意,而是錢生錢的生意。至于超高的收益率是否合乎邏輯,已經沒有參與者愿意深究了。估計也是怕深究下去,發現不能再自我麻痹吧。

轉來轉去,還是人性問題。既然有人為了錢可以鋌而走險,也就有人為了錢而忽視風險。當一個人裝睡時,沒有人可以叫得醒。

該如何收場,后續有何影響?

暴雷之后,很多人開始討論收場問題,以及后續的影響。

其實,還能怎么收場,應該和e租寶事件一樣,由公安機關開展涉案資產追繳工作,追繳到案的資產移送執行機關,最終按比例發還集資參與人。至于最后能收到多少錢,要看追回多少資產了。就e租寶案例而言,判決書顯示:

經審理查明:被告的大部分集資款被用于返還集資本息、收購線下銷售公司等平臺運營支出,或用于違法犯罪活動被揮霍,造成大部分集資款損失。

而至于行業影響,有人將至比喻為第二個e租寶事件,其實完全不可比。

先不說涉案金額的大小問題,這個需要執法機構公布準確數字。單從行業影響看,e租寶事件是整個互金行業強監管的重要導火索,成為行業發展的重要拐點。而錢寶網,如前所述,它并非P2P,更非互聯網金融平臺,只是打著微商的幌子做著集資的事情。這樣的集資事件,每年都可以查處很多起,只要貪圖高收益的人性不變,這類事情就不會禁絕。

所以,在筆者看來,錢寶注定只會成為一個簡單的網絡熱點事件,幾天之后,網友們會被新的網絡熱點吸引,真正關心結果的,只有參與者本人罷了。

至于因此事丟掉工作的錢寶網員工,有人替他們惋惜,也有人認為他們并不值得同情。孰真孰假,沒人知道。只是,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

錢寶網出事當天北京一家P2P平臺也宣布清盤

南京錢寶網事件尚在發酵中,這家號稱用戶注冊量超過2億,平臺流水超過500億元的平臺,因其實際控制人張小雷自首而爆發?;?,也引發業內對于投資平臺陷入年底流動性緊張的擔憂。

12月28日,騰訊《一線》獲悉,在12月26日南京警方公布張小雷自首的當日,北京一家名為手投網的平臺也在官方掛出清盤公告,引發投資人恐慌。

該平臺的存量債權清盤公告稱,由于平臺存量借款標的單筆限額面臨合規調整風險,經公司研究決定,對平臺存量債權進行清盤處理。清盤方式為2018年2月份,提取本人待收總額的30%,2018年3月份,提取本人待收總額的30%,2018年4月份,提取本人待收總額的40%。

?

官網顯示,手投網是一家從事郵幣卡質押融資的P2P平臺,注冊用戶4.5萬人,累計成交金額8.08億元,待還金額8702萬元。

手投網自2015年7月22日上線運營,注冊資本5000萬元,實繳資本3000萬元。法人股東為北京中郵聯合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占股20%;自然人股東楊清華,占股80%。其中,北京中郵聯合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三個發起人為楊清華、王宏哲、劉紫星,分別占股65%、20%、15%。

作為手投網的實際控制人,官網曾對楊清華的介紹為:在金融領域工作多年,曾任大型資產管理公司總裁,從事資產管理、投資基金、普惠金融等業務,現任手投網CEO及聯合國全球發展計劃中國委員會主席團委員。

據騰訊《一線》了解,互聯網上無法查詢到任何關于“聯合國全球發展計劃中國委員會主席團”的信息。

據手投網的投資人講述,從發布清盤公告當天起,楊清華已經“失聯”三天了。不少投資人已經前往北京石景山派出所報案,填寫報案人信息登記表,石景山區為手投網注冊所在地。

還有投資人爆料稱,楊清華曾用員工信息作為借款人,在平臺上融資,涉嫌自融。其出示的一份借款合同顯示,上面借款人名字與手投網員工同名。

12月28日,微信公眾號“江蘇網警”對話錢寶投資人,稱追回的錢會按比例退還,不會被國家沒收。唯一的問題是,這些錢被揮霍的還剩下多少?能追回來多少?如果追回來多,返還比例肯定就高。

江蘇網警”還歷數過往的非法集資案件情況。東方創投:投資人本金還剩48.7%,歷時9個月;銅都貸:按12.3%的比例退賠,歷時14個月;樂網貸:投資人本金還剩70%,歷時22個月;e租寶:二審已宣判,返還比例尚未公布。

文章摘自:鳴金專欄作家薛洪言、騰訊財經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