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配资业务员月入十万:強監管下互聯網金融風險的趨勢與對策

上海圣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2020-05-23 16:41:18
?精彩內容?

股票配资给股 www.286561.live 互聯網金融天然具有的創新屬性,勢必會進一步開展包括交易場景在內的金融創新,擴大市場占有率。針對這一情況,國家互聯網金融協會應以國家規制為底線,打造更為全面、審慎、嚴格的行業規范。2017年年末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列為三大任務之首,其中防控金融風險、加強金融監管是重要一環。在此背景下,互聯網金融從前期亂象頻出的野蠻生長,逐漸步入整改合規的發展期。總體風險穩步下降,服務實體、滿足小微的普惠屬性逐步顯現。但作為金融科技催生出的輕資產業務,在創新與合規的博弈過程中,“互聯網+”金融愈發呈現運營集團化、主體多元化、場景復雜化的發展趨勢,聚集的風險隱患需給予關注。


?現階段互聯網金融發展趨勢?

?(一)運營集團化。互聯網金融業務通過集團化經營,在全國多地甚至海外地區設立關聯公司、分支機構或子公司,甚至海外上市以期擴大公司影響力與市場份額。在集團內部分立資產端、審批端、資金端等業務條線或子公司,對資金、抵制押物及資產實現多市場經營,通過各子市場內部的精細化管理,提高整體管理水平。集團往往同時從事第三方支付、股權眾籌、P2P網貸等業務,甚至還經營小貸、典當、汽車銷售、房屋中介等傳統業務,各個業務板塊通過實行集團內部資源共享,實現多行業協調發展。

  (二)主體多元化。互聯網金融經營主體既有互聯網企業運用原有的業務渠道與客戶資源,迅速推廣第三方支付、互聯網小貸等金融業務。也有已經具備一定實力的民間借貸組織,利用其原有的線下營銷網絡、原始資本儲備及社會資源,積極申請P2P網貸登記,實現線下到線上的運營轉型。更有上市公司甚至持牌金融機構利用已有的風險控制及資金存管的業務優勢,開展互聯網貸款業務,或通過入股或控股互聯網企業合作開展業務,并在網站、手機APP平臺設立端口銷售產品。

  (三)營銷場景復雜化。在金融科技的支撐下,互聯網金融業務為實現可持續發展,大力進行營銷場景創新,在獲客范圍、融資項目及風險控制實現突破。通過門戶網站、社交平臺及手機移動終端等場景,開設互聯網貸款、P2P網貸、第三方支付端口,提升獲客范圍。通過網購平臺、創業中心甚至職業培訓等場景,儲備融資項目,滿足借款人的金融需求。通過汽車銷售、房產中介、票據場外交易等場景,完成借款人授信、抵質押物核保甚至設立標的等程序,有效防范融資項目信用風險。


?存在的風險隱患?

?(一)業務背景真實性管控缺失。針對遍布全國的融資項目,特別是風險高發的P2P網貸、股權眾籌機構,在貸前、貸中、貸后均缺乏有效監控手段保證業務的真實性。在貸前項目上報環節,無法有效識別“內外勾結”行為,線下審核人員與借款人可以通過設立虛假標的,騙取投資人資金。貸中項目審核環節,普遍采用汽車、房產、票據等抵質押物覆蓋風險,缺少研判業務真實性的意識。貸后資金運用環節,多以借款人自主填報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為準,管控資金運用情況,缺乏有效手段去核實資金的最終用途是消費、生產經營還是其他用途。

  (二)監督管理尚存“真空”地帶。面對多元主體逐利互聯網金融,傳統的分業監管模式難以覆蓋業務全貌,導致監管職責不清晰、監管責任不落實、監管協調不順暢、交叉監管和監管空白同時存在等體制機制問題不斷暴露。這種情況下,不法機構可利用多類型金融機構監管規則的差異性,尋找制度真空,通過內部運作,進行監管套利;利用各地區監管尺度、監管能力的差異性,尋找薄弱地帶,逃避監管;利用金融基礎設施的不完整性,選擇性地執行規制要求,規避應履行的責任義務。

  (三)外部風險向持牌金融機構傳染。面對“互聯網+”的發展機遇,持牌金融機構特別是銀行機構與互聯網企業合作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蘊含風險開始暴露。一方面,使用自身網絡渠道銷售包括網貸、眾籌在內的第三方機構產品,涉嫌合規風險。另一方面,通過投資入股或控股的互聯網金融平臺,設立本機構審核通過的融資標的,實質上承擔了信用風險。此外,“僑興債違約”披露的違規出具保函行為,更是使持牌機構操作風險上升為案件風險。


?對策建議?

?(一)優化監管策略。面對集團化趨勢,以及頻發的跨行業、跨市場、跨部門金融創新,需要從監管頂層設計出發,強化綜合監管,突出功能監管和行為監管,不斷優化監管質效。綜合監管方面,可以在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內下設網金穩定發展協調部,落實對互聯網金融的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開展穩定性識別和系統風險評估。功能監管方面,依據業務屬性,將金融創新納入金融服務的同一部門、同一法律的統一管理框架內。行為監管方面,依據功能屬性,對所有金融創新進行嚴格行政許可制,通過引入監管沙箱,允許機構在模擬環境下測試創新產品、服務及商業模式,并給予個性化指導,甚至監管準則豁免權或修訂權。

  (二)完善金融基礎設施。針對多元主體逐利互聯網金融的現狀,應在金融基礎設施上進行完善,引導其真實貫徹普惠金融的要義以全國人大立法的層級出臺“金融服務產品交易法”,將所有的金融產品及金融創新均納入到一部法律框架內,保證對同質業務的監管標準的一致性,避免對新型金融產品與服務的監管真空。組建海外征信中心,與人民銀行征信、百行征信一并收集所有企業及自然人的國內外信用信息,真實實現社會信用體系的無死角覆蓋。探索金融科技標準部級協調機制,由人民銀行、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等部委共同開展云計算、大數據、生物識別、移動終端可信執行環境等標準的制發。并在自貿區內先行先試,待時機成熟在全國進行推廣復制,以科學的標準助推互聯網金融業務規范、安全、健康發展。

  (三)樹立行業規范。互聯網金融天然具有的創新屬性,勢必會進一步開展包括交易場景在內的金融創新,擴大市場占有率。針對這一情況,國家互聯網金融協會應以國家規制為底線,打造更為全面、審慎、嚴格的行業規范。以風險防控的重點P2P網貸、股權眾籌為例,一是堅持投融資主體適當性,要求機構對所有投資人與借款人的投融資行為進行適當性評估,各地協會對機構是否履行了適當性原則、履行方式是否妥當、效果如何等進行評價公示。二是堅持業務背景真實性,要求機構以更為審慎的經營態度,以穿透式的審批方式,嚴格審核借款人的融資項目、借款資質、財務狀況及其他信息。三是堅持信息披露充分性,要求機構在嚴格落實信息披露制度辦法的基礎上,自主設計執行更高質量的信息披露標準,以凝結投資人對行業的信心。


轉自:上海金融報



關注我們

長按二維碼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