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理財網平臺

期货配资是怎么回事:瘋狂的 ICO “代投”:層層加碼 虛假宣傳!

EachWin資訊2020-02-21 16:46:47

股票配资给股 www.286561.live


在近兩個月時間里,ICO 退幣事件頻頻爆發,自 Arts 幣始,多個 ICO 項目均被指涉嫌詐騙,并激起了投資人的強烈反應,其中一些項目涉及金額達到數億元。

在這些事件的背后是各類數字貨幣的價格普跌,特別是 ICO 幣頻頻被爆破發,一些此前隱在上漲行情中的問題也不斷暴露,并有激化的趨勢。

一些案例中," 代投模式 " 所起到的巨大影響也開始浮出水面。

" 代投模式 " 是 2017 年 9 月監管政策落地后 ICO 領域的主要募資形式。簡單來說,代投以能拿到項目方的私募份額為由——項目方會提供給早期投資人一部分私募份額作為回報,私募價格往往低于公開發行價格——向普通投資人募集資金。在 2017 年下半年,由于公開 I-CO 的平臺關停,代投模式日漸壯大,并成為主要渠道。

代投加碼

一位幣圈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某些代投已經形成了成熟的組織,可以分出多級、一級代投負責從項目方獲得低成本的份額,然后逐層向下銷售,經過多級的不斷加碼,在代幣尚未發行之時,一些投資人拿到私募的金額就已經比 " 基石價 " 高出 50% 左右。

在持續半年的時間中,能夠以較低的價格獲得 " 優質項目 " 的私募份額被視為幣圈暴富的捷徑。一時間,社交媒體中的代投社區層出不窮," 我有 XX 項目的私募份額,有沒有人要 " 成為了幣圈投資中頻繁出現的話語。

在 2017 年年末,多個 ICO 代幣價格上漲超過十倍,因此,代投加碼的幅度尚未引起投資人的關注,而在 2018 年年初,隨著破發現象的普遍出現,代投開始成為 " 眾矢之的 "。

一位 ICO 投資人為經濟觀察報提供了一個他參與代投的案例。2018 年 1 月中旬,這一投資人以 3.5-5 元(折算成法幣)每幣成本自代投處獲得了一部分私募份額。但這一項目最終的發行價折算成法幣僅為 2.6 元,在此后兩個月中,這一項目持續下跌,目前下跌的幅度已經超過了 80%。

而根據這位投資人事后獲知,這一項目在 2017 年年中的初始私募階段的價格折算法幣價格大約僅為 1.5-2 元。這也意味著,在項目上線之前,從代投處獲得的私募成本已經上漲了接近一倍。這一巨大的價格差讓一些自代投處高位接盤的投資人損失極大,同時也激起了投資人的強烈反應。

虛假宣傳

被投資人詬病的是,代投不僅僅通過層層加碼獲得盈利,同時還涉及虛假宣傳等問題。

一位 ICO 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此前他參與了一個項目的代投,在私募階段,代投曾經許諾項目會在國內數個大型交易所上線——在大型交易所上線被幣圈視為鑒定一個項目的重要標準,但是最終項目卻并未做到。

在一些 ICO 案例中,代投甚至傳播一些可信性存疑的白皮書——包含 ICO 項目團隊情況、進展時間表等信息,并通過這些白皮書吸引投資人,而對于一般投資者,白皮書幾乎是了解一個項目的唯一渠道。

與二級市場不同,沒有監管機構迫使 ICO 項目團隊進行公開信息披露。特別是在 2017 年 9 月監管政策落地后,公開披露 ICO 信息的多個平臺均被關停,由此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信息 " 黑洞 ",投資人和項目方之間存在著巨大的信息不對稱。

在這種利益驅動和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各種空頭支票廣泛在社群中傳播,項目方出于種種動機,往往不會主動進行辟謠。

一些大型代投還會搭配成立一些所謂的 " 幣圈自媒體 " 配合銷售。這些自媒體往往會進行以測評、消息等多種形式吸引投資人進入自媒體的社群,然后再在社群中推廣銷售私募份額,同時還會適時傳播一些所謂的 " 內部消息 " 進行銷售造勢。

代投還是項目方?

伴隨著代投的不斷壯大和市場情形的變化,項目方對于代投這一募資模式的依賴也日漸強烈。

一位 ICO 項目早期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一些早期投資人在投資了 ICO 項目方后,項目方會以代幣的形式給予回報。而這些投資人獲得代幣后,出于變現或求穩的考慮,會將其中一部分私募份額通過代投的渠道銷售出去,這樣如果代幣在上線后出現下跌,早期投資人依然可以獲得回報。在這些案例中,項目方和代投已經出現了重疊。

" 現在你已經很難把代投和項目方做一個明確的區分,大的代投往往也是參與了項目的早期投資,以較低的價格獲得了大量份額,因此他們會扮演一級代投的角色,將份額逐層售出。而項目方要想把完成私募,也必須依靠這些渠道 ",該 ICO 項目早期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一位 ICO 項目團隊人士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在現在 ICO 項目中,項目方確實和一級代投有接觸,但是雙方的合作都是可以通過協議進行約定,而一級代投之后的二、三等多級代投的行為已經遠遠超出了項目方可以影響的范圍。

但在幣價普跌之時,一些代投又變成了維權組織的領頭人,他們通過各種形式迫使項目方優先高價贖回他們手中尚存的代幣,從而減少幣市整體下跌所帶來的虧損。一些代投會建立維權的微信群,在項目方給代投個人完成退幣后,代投就會解散相關社群。

在一位幣圈投資人看來," 代投模式 " 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在這一繁雜的體系之中,各級代投的利益訴求和整個環境的監管缺失必然會讓一些不道德、不合法的行為層出不窮。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代投模式填補了 2017 年監管落地后項目方和普通投資者之間的空缺,已經成為了 ICO 領域中一個必要的組成部分。

" 現在 ICO 已經是買方市場,渠道正在變得格外重要,沒有代投,項目方很難大范圍接觸到一般投資人,因此代投在整個 ICO 模式中的影響力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大 ",這一投資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ganrao}